美国政府公布了对阿富汗反恐新战略,米勒过去

2019-09-25 05:56栏目:国际军事

  参考消息网9月6日报道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近期发表美国退役陆军上校、历史学家安德鲁·巴切维奇题为《不会结束的战争》的文章称,导致美国对阿富汗政策失败的两个关键因素则是:第一,华盛顿和喀布尔之间缺乏互信;第二,华盛顿与巴基斯坦政府、军方之间的关系失调。因此,美国难以打赢阿富汗战争,这场战争也将无休止地进行下去。

图片 1

  美军将领斯科特·米勒2日就任驻阿富汗美军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部队指挥官,接替在这一岗位上工作两年多的约翰·尼科尔森。   米勒上任之时,正值阿富汗反政府武装塔利班加大攻势、极端组织“伊斯兰国”频繁发动袭击之际。所幸2日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举行的交接仪式相对平静。   【何许人也】   米勒是陆军中将,曾多次参与美军作战行动,包括1993年在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的一场行动。米勒当时是地面指挥官,因为作战英勇获得铜星勋章。   但那场行动是美军一段不光彩的过往。1993年10月,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的美军在摩加迪沙发动突袭,试图捉拿当地一名武装头目。其间,两架“黑鹰”直升机被击落,美军随后陷入巷战,总计18名士兵死亡。一些美军士兵的尸体后来在当地被人拖拉着游街示众,震惊美国,促使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次年从索马里撤军。   米勒过去两年出任美军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指挥官,熟悉如何与美军精锐部队配合。   他今后将指挥1.6万名驻阿北约部队士兵,其中1.4万人是驻阿美军。   北约2014年正式结束在阿富汗的作战行动,启动代号为“坚决支持”的非作战行动,培训、协助阿富汗安全部队并为后者提供咨询。   【挑战重重】   塔利班和其他武装团体近期频繁发动袭击,阿富汗多地安全形势恶化,数百名阿富汗安全部队士兵和平民丧生。   至少150名政府军士兵和95名平民上月在东部城市加兹尼的激战中丧生。加兹尼距离喀布尔大约150公里,是连接喀布尔与重要城市坎大哈的主要陆路枢纽。战火持续5天,驻阿美军出动武装直升机和小型无人驾驶飞机参战,帮助安全部队控制局势。武装人员上月21日朝阿富汗总统府方向发射多枚火箭弹。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当时正在总统府内发表宰牲节讲话。“伊斯兰国”一个分支声称制造这一事件。   米勒在喀布尔北约营地内的一场室外交接仪式上说:“这是场硬仗,没有保持现状的余地,我们不能自满。”   一些人担心,北约营地2日会遭遇自杀式爆炸或火箭弹袭击,但当天的换帅仪式没有受到打扰。   【配合对话】   一年多以前,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发布对阿富汗新战略。根据这一政策,美国没有从阿富汗撤军或减少驻军,反而增兵,派遣军事顾问、教官、特种部队,向阿政府军提供更多空中支持,目的是迫使塔利班回到谈判桌。但按照消息人士的说法,特朗普对新战略愈发“沮丧”。   米勒在交接仪式上说,为创造政治和解基础,有必要施加军事压力。   卸任指挥官职务的尼科尔森呼吁塔利班接受阿富汗政府的停火提议、开启和平谈判。   但塔利班上月拒绝加尼所提借宰牲节契机再次停火的倡议,不理会阿富汗政府所提直接对话倡议,多次提出先与美国谈、再与阿富汗政府谈的要求。   美方一贯立场是谈判必须由阿富汗政府主导。但美方官员7月在卡塔尔直接与塔利班代表会面,只是对话细节不详。法新社报道,一些人猜测,美国官员和塔利班代表本月将再度会面。(杜鹃)(新华社专特稿)

原标题:美国“阿富汗反恐新战略”一年考

  文章称,作为哥伦比亚大学新闻研究生院的院长,史蒂夫·科尔也是资深并成就非凡的记者。他写就一本非常杰出的书,但几乎命中注定不会发挥什么重要作用。话题很重要,论述令人信服,结论具有说服力。只是不要期望会有什么事情因为这本书而改变。

美军将领斯科特·米勒2日就任驻阿富汗美军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部队指挥官,接替在这一岗位上工作两年多的约翰·尼科尔森。

过去一年,塔利班拒绝停火、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威胁加剧、阿富汗军民死伤人数居高不下……种种迹象表明,美对阿新战略似未能奏效。阿国内矛盾不时加剧,与此同时,美俄围绕阿富汗问题的新一轮博弈也正在展开。

  文章称,2004年,科尔讲述从1979年苏联入侵到911事件前夕的阿富汗冲突的著作《幽灵战争》为他第二次赢得普利策奖。《S处》——书名指的是暗中支持阿富汗塔利班的巴基斯坦情报部门——是对前一本书的延续,讲述直到2016年的故事。

米勒上任之时,正值阿富汗反政府武装塔利班加大攻势、极端组织“伊斯兰国”频繁发动袭击之际。所幸2日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举行的交接仪式相对平静。

《环球》杂志记者/代贺(发自喀布尔)

  文章认为,这个故事令人气馁,其中有许多来自高层的承诺,却没有什么实际的结果。

米勒是陆军中将,曾多次参与美军作战行动,包括1993年在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的一场行动。米勒当时是地面指挥官,因为作战英勇获得铜星勋章。

图片 2

  文章称,科尔写道,911事件以后,“美国及其盟友一头扎进阿富汗,因为他们认为别无他选”。一旦投入进去,他们马上就陷入泥潭。很少有大国在如此错误理解即将面临的挑战情况下开始这样大型的军事行动。但首先是小布什,然后是贝拉克·奥巴马得出结论,美国除了坚持下去没有别的选择,而看起来唐纳德·特朗普如今也认同这一观点。

但那场行动是美军一段不光彩的过往。1993年10月,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的美军在摩加迪沙发动突袭,试图捉拿当地一名武装头目。其间,两架“黑鹰”直升机被击落,美军随后陷入巷战,总计18名士兵死亡。一些美军士兵的尸体后来在当地被人拖拉着游街示众,震惊美国,促使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次年从索马里撤军。

一年前的2017年8月21日,美国政府公布了对阿富汗反恐新战略。新战略指出,美国不会从阿撤军,将适时增兵,扩大前线官兵权限,继续把打击恐怖势力、推动阿富汗局势好转视为美军在阿主要战略目标。

  文章称,科尔从约500个采访中选取材料,用非常细致的细节描述了高级官员、情报特工、外交人员和军官们如何费尽力气理解面临的问题和想出解决方法。通过一轮又一轮的政策审核、民意调查和再评估,再加上努力与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相应部门合作,产生了一个又一个新策略。然而没有一个策略达到预期的效果,每当一个策略失败,就有依据尝试略微不同的策略。

米勒过去两年出任美军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指挥官,熟悉如何与美军精锐部队配合。

驻阿美军司令、陆军上将约翰·尼科尔森曾在公开场合表示,新战略的实施将让反政府武装组织“无法在阿富汗通过军事手段获得胜利”,而当时美国和阿富汗当地舆论也认为新战略有可能成为阿富汗反恐局势的分水岭。

  文章称,科尔在这本很长但引人入胜的书的每一章节中针对阿富汗冲突的一方面进行深入分析。读者将可以一窥华盛顿最高级别进行的有关引发争议政策的辩论。

他今后将指挥1.6万名驻阿北约部队士兵,其中1.4万人是驻阿美军。

如今,一年已过,阿富汗反恐局势依旧扑朔迷离。据美国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办公室(SIGAR)发布的最新报告,阿全国407个地区中有59个遭塔利班控制或不同程度渗透,还有多达119个地区处于双方“争夺之中”。报告称,阿政府目前有效控制的领土不足60%,这一数据与2017年比“基本没有变化”。

  文章认为,但不管是政策制定者还是特工,都明显感受到在做无用功。如果说《S处》有一个贯穿始终的主题,那就是:以反复试验为基础制定出的政策,如果没能考虑到某些关键因素就不太可能成功。在科尔的书中,两个关键因素尤为重要。

北约2014年正式结束在阿富汗的作战行动,启动代号为“坚决支持”的非作战行动,培训、协助阿富汗安全部队并为后者提供咨询。

图片 3

  文章称,第一个关键因素是华盛顿和喀布尔之间缺乏互信。美国人停留在阿富汗的时间越长,就越难说服阿富汗人相信美国人留在阿富汗能够提供帮助同时目的友好。

塔利班和其他武装团体近期频繁发动袭击,阿富汗多地安全形势恶化,数百名阿富汗安全部队士兵和平民丧生。

过去一年,塔利班拒绝停火、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威胁加剧、阿富汗军民死伤人数居高不下……种种迹象表明,美对阿新战略似未能奏效。阿国内矛盾不时加剧,与此同时,美俄围绕阿富汗问题的新一轮博弈也正在展开。

  文章称,科尔认为更加重要的是,华盛顿与巴基斯坦政府或更准确说是巴基斯坦军队之间的关系失调,事实上决定巴基斯坦国内和对外安全有关事宜的是巴基斯坦军队。阿富汗和平的道路一直都是一个挑战。如果没有巴基斯坦方面明确的合作,阿富汗和平将几乎不可能达成。美国需要巴基斯坦两方面的合作:第一,允许经由巴基斯坦把物资运往驻扎在内陆国家阿富汗的联军;第二,防止“基地”组织和塔利班残留的人员把巴基斯坦当作避难所和行动基地。

至少150名政府军士兵和95名平民上月在东部城市加兹尼的激战中丧生。加兹尼距离喀布尔大约150公里,是连接喀布尔与重要城市坎大哈的主要陆路枢纽。战火持续5天,驻阿美军出动武装直升机和小型无人驾驶飞机参战,帮助安全部队控制局势。武装人员上月21日朝阿富汗总统府方向发射多枚火箭弹。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当时正在总统府内发表宰牲节讲话。“伊斯兰国”一个分支声称制造这一事件。

塔利班拒绝停火

  [延伸阅读]联合塔利班反制美国制裁?美智库称伊朗或干预阿富汗

米勒在喀布尔北约营地内的一场室外交接仪式上说:“这是场硬仗,没有保持现状的余地,我们不能自满。”

8月10日,距首都喀布尔150公里的东部加兹尼市遭遇塔利班多年来最大规模攻势;8月13日,塔利班在北部法里亚布省攻占一处军事基地,造成36名政府军士兵死伤;8月15日,塔利班又对北部巴格兰省一处军事基地发动围攻……

  参考消息网8月12日报道 自美国就伊核问题和叙利亚问题向伊朗发难以来,伊朗一直处于中东地缘政治矛盾的“风口浪尖”。在叙利亚和伊拉克,伊朗投入大量人力和资金苦心经营多年的“什叶派走廊”受到来自美国和以色列等国的威胁;在事关伊朗石油出口命脉的波斯湾-霍尔木兹海峡地区,其与美国的海上对峙也日趋紧张;在国际政治层面,虽然伊朗目前仍受到俄罗斯、中国和法德等欧盟国家的支持,但美国的强硬态度给伊核协议的前景蒙上一层阴影。而近日特朗普下令正式恢复对伊朗制裁措施的举动,更是加剧了后者所处的困境。

一些人担心,北约营地2日会遭遇自杀式爆炸或火箭弹袭击,但当天的换帅仪式没有受到打扰。

8月19日,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曾向外界宣布,政府将与塔利班组织在宰牲节期间有条件停火,停火期为3个月,但塔利班方面迟迟未予确认。

  当然,面对美国及其盟友不断增大的打压行动,伊朗也在多方寻求反制措施。除加强与伊核协议其他签署国的沟通外,伊朗在叙利亚和也门战场上也在努力维持现有军事存在,以牵制威慑以色列和沙特等美国盟友,避免上述国家与美国相捆绑,加大对伊朗的安全威胁。同时,伊朗还在积极寻求扩大“第二战线”的可能。美国詹姆斯敦基金会近期发布的研究报告称,伊朗可能正谋求扩大对阿富汗的影响力,以分散美国的注意力。

一年多以前,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发布对阿富汗新战略。根据这一政策,美国没有从阿富汗撤军或减少驻军,反而增兵,派遣军事顾问、教官、特种部队,向阿政府军提供更多空中支持,目的是迫使塔利班回到谈判桌。但按照消息人士的说法,特朗普对新战略愈发“沮丧”。

有分析人士推测,塔利班近期之所以加大攻势,一方面是为了展示自身实力,打击政府公信力;另一方面也可能是为了增加以后谈判的筹码。

图片 4

米勒在交接仪式上说,为创造政治和解基础,有必要施加军事压力。

加尼于2018年2月底向塔利班抛出橄榄枝,表示愿意不设前提条件与对方和谈,让这一武装组织作为政治党派参政。塔利班迄今没有正式回应加尼的提议,但多次提出先与美国谈、再与阿富汗政府谈的要求,而美国以往立场是谈判方必须包括阿富汗政府。

  图为伊朗革命卫队快艇

卸任指挥官职务的尼科尔森呼吁塔利班接受阿富汗政府的停火提议、开启和平谈判。

多名塔利班消息人士7月底说,在阿富汗政府代表不在场的情况下,塔利班与美国官员近几个月在卡塔尔面谈3次,最近一次面谈释放“非常积极的信号”,美方敦促塔利班宰牲节期间停火。

  美智库报告称,在阿富汗国防部长在今年5月对伊朗的访问中,伊朗承诺将协助阿富汗政府打击国内恐怖主义势力,与阿富汗政府展开安全合作。然而,阿富汗中央和地方政府官员却怀疑伊朗也在寻求与塔利班组织进行合作。今年5月,塔利班武装对阿富汗西部的法拉省发动大规模攻势(这一时间点与阿防长访伊的时间相近),摧毁了当地政府机构,导致阿政府军和警察大量阵亡、被俘,其还占领了法拉省省会的大片城区。直到北约驻阿富汗的空军部队出动战机后,塔利班的攻势才被暂时遏制。

但塔利班上月拒绝加尼所提借宰牲节契机再次停火的倡议,不理会阿富汗政府所提直接对话倡议,多次提出先与美国谈、再与阿富汗政府谈的要求。

“停火希望渺茫,政治和解更难。”阿富汗分析人士穆罕默德·哈米德日前对《环球》杂志记者表示,政府希望通过停火促和谈,但塔利班频繁制造袭击事件表明他们停火的意愿并不明显,“遗憾的是,这一系列袭击事件并不是为了尽快实现与政府停火,而是刻意展示自身实力,打击政府公信力”。

  随后,阿中央政府官员和法拉省军政官员普遍指责称,这次塔利班攻势可能具有鲜明的伊朗背景。据阿富汗哈马新闻社报道,法拉省亲政府民兵组织的成员称,在临近伊朗的法拉地区遍布伊朗情报网。驻当地的阿富汗军官和政府官员也认为,数千名塔利班武装“从天而降”很可能是在伊朗的庇护和支持下发生的。此外,阿富汗国防部和内政部官员也于近期指责称,伊朗可能向在伊阿边境省份活动的塔利班武装提供武器。面对这些指责,伊朗驻阿富汗的外交官员虽然否认伊朗与法拉省的战事有关,却低调承认了本国政府一直与塔利班“保持联系”。

美方一贯立场是谈判必须由阿富汗政府主导。但美方官员7月在卡塔尔直接与塔利班代表会面,只是对话细节不详。法新社报道,一些人猜测,美国官员和塔利班代表本月将再度会面。

“塔利班根本不信任政府。”在哈米德看来,造成阿政府至今无法与塔利班停火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现政府一直不被塔利班认可。塔利班指责加尼政府是美国人扶植的“傀儡政府”,为此拒绝参与由现政府主导的和平进程;其次,塔利班内部对于停火存在分歧,比如具体什么时间停火、停火期限、停火条件等;第三,外部因素影响。塔利班曾多次警告,只要外国军队不撤军,就不会停止军事斗争。

图片 5

“伊斯兰国”威胁加剧

  图为塔利班武装人员

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威胁加剧阿富汗动荡局势。8月15日,“伊斯兰国”罕见地把目标对准喀布尔的一处教育机构,一名自杀式袭击者在满是学生的教室内引爆身上炸药装置,造成34人死亡,另有56人受伤,有当地媒体直言,这是对学生群体的“最血腥屠杀”。

  由于塔利班组织鲜明的逊尼派背景,与之矛盾颇深的伊朗什叶派政府此前一直支持美国推翻塔利班政权的行动。不过,美智库报告分析称,自2014年北约部队大量撤出阿富汗以后,伊朗政府便开始悄然调整对阿政策,与塔利班组织展开秘密对话甚至合作。同时,伊朗也与美国支持的阿富汗政府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与合作。美智库认为,在如今美国持续向伊朗施压的情况下,伊朗很可能希望通过支持塔利班组织发动军事行动,来吸引美国在中东的战略注意力和军事资源,以给美国增加更多安全压力和顾虑。而同时与阿政府和塔利班保持联系的策略,则体现出其在阿富汗问题上“两面下注”,以阿富汗议题作为与美国“讨价还价”筹码的思路。

据联合国驻阿富汗援助团(UNAMA)2018年7月15日发布的报告,1~6月,阿富汗自杀式爆炸、简易爆炸装置等各类恐怖袭击共造成包括妇女儿童在内的1413名平民死伤,比去年同期上升22个百分点,其中约52%的死伤是由“伊斯兰国”造成。“我们敦促冲突各方抓住一切机会找到和解办法,这是能够保护平民的最好方式。”该机构负责人山本忠通表示。

图片 6

“我们的军队将战斗到胜利,包括消灭‘伊斯兰国’。”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公布对阿新战略时5次提到“伊斯兰国”,表示决不能让阿富汗成为该组织的“安全港湾”。美国《洛杉矶每日新闻》近期刊文质疑军事手段是否奏效,文章认为结束战争才可能是特朗普任期内的巨大成就,“不仅关系到美国纳税人的钱,也关系到美国人的生命安全”。

  图为参加阅兵的伊朗军人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伊斯兰国”在阿富汗的威胁正在加剧。前任联合国驻阿富汗援助团战略交流中心负责人马苏梅·海恩斯在媒体上刊文直言,“伊斯兰国”过去两年在阿富汗招募了上千名本土武装人员,其发展势头有增无减。海恩斯认为,“伊斯兰国”持续发展必将威胁地区安全,有可能将俄罗斯、伊朗等地区其他国家进一步卷入到阿富汗局势之中。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国际官网发布于国际军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国政府公布了对阿富汗反恐新战略,米勒过去